Monday, June 9, 2008

(57) 050608 - 你是赞,还是贬呢?

这一天,是 A 面对最多抨击的日子。

这一天,是改写大马历史的创举。

这样一个震撼的消息,肯定引来99% 的猛烈轰炸。当 A 在040608 下午做出如此重大的宣布时,我知道 050608 就是我等待的日子。于是,我当晚开了一张支票,存入我的股票户口,等待隔天早上的大平卖。最后,我得以心目中的底价,再增持了 Maybulk 和 ICAP, 却买不到 HumeInd.

取消燃油补贴,对大马人民肯定是晴天霹雳。每个人心中都环绕着几个解不开的谜团。

1.身为产油国的我们,这么接受自家的油价和国际相同?
2.就像反对党说的,国油 800亿的盈利去了哪里?
3.百物飞涨,薪水没涨,日子怎么过?

先别理会以上的列常问题。我再次想借油价自由浮动,从不同的角度来谈谈个人的浅见。

在这轮调高油价的猛烈抨击里,我觉得 A 是最无辜而成为过街老鼠的受害者。虽然我不欣赏他在位时对国家做出的 “不懂”什么贡献,不过我还是为他这一个“壮举”鼓掌。

(嘿,不要来骂我,我不是凯利,我只是普通老百姓,也是高油价的受害者,还要这么年轻负担两个小生命。我的日子也不好过。)

高油价是国际共同面对的难题,是人类自己制造的结果。它并不是 A 的错。这点我相信大家都心中雪亮。

这轮高油价的危机,原因有:
1.国际商品大多以美元交易,包括原油。美元大幅度的走贬,促使很多原产品暴涨。
2.世界两大人口国 – 中国与印度的崛起。经济迅速的发展,促使这两大国的人均收入大幅度的提高。从中底收入群崛起为一群庞大,年轻且高消费能力的人口。收入提升造成对各类物品的需求也相对提高。这两国的人口之大是不容忽视的。
3.医疗科技的进步,延长了人类的平均寿命。也因此造成了世界人口不断上扬的趋势。多一张口,就少一粒饭。多一个人,也少一块土地。在加上气温暖化,可耕种的土地就越来越少。
4.人类自己制造的恶果 – 全球暖化危机。造成气候的转变,引发不断的自然灾害,最终造成很多粮食产国的面对突来其的天灾和农作物的损失和短缺。
5.能源库存下降,促使西方国家加快步伐寻找替代/再生能源。再生能源的需求变成了与人类争粮食的结果。能够被提炼为能源的谷物也因此供不应求,价格直冲上云霄。因此引发了这轮的粮食与能源危机。

所以,我再强调,这不是 A 的错。只是 A 成为了这个危机的戴罪羔羊。我们都清楚,大马的原油顶不了多久。再过几年,还是要面对事实。这是全球人类都面对的问题。泰国的人均所得比大马低,他们一早都面对高油价了。所以,改变心态,改变消费习惯才是长远的。

A 承担的第二个无辜罪 :津贴。

我觉得这是对长远经济发展和提升竞争力的一大败笔。我不知道津贴的制度几时就开始,但肯定是在 A 之前。我觉得是在 M 时代。

先不论国家领袖失败为我们大马人民提高生活水平。另一个角度看,难听一点,我们都过惯了金丝雀的笼子生活,在大马领袖的种种津贴下,渐渐的失去提升自己竞争力的需要了。

曾被大马人民视为骄傲的 Proton 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个被保护,被养了20几年的不知道什么鬼的“嘛东东”到现在还不会走路,还睡在摇篮,还等你定时泡奶给它喝!

结果呢?我们被逼多花一倍以上的价格,购买外国人享受着的高素质轿车。那时候,油价低,政府的津贴自然也低。问题是,你是否有从另一个角度醒觉到,当你购买车时,不论 P 车款,还是外国车款,你在购买的那一天,其实就为你在日后的燃油补贴预先付给了政府,还得被逼付利息给银行。

简单来说,100千的车,实际价格应该是 60千。你多付的 40千,名目上是 Duty & Tax,另一个角度却是你为日后的燃油补贴预先付费了 40千!

结果,本来很多的外资车厂打算投资设厂在大马。就是因为那个扶不起的“阿斗”,导致他们统统转移阵地至泰国。为了一颗树,不见了整个森林!

燃油的津贴同样造成很多本地厂商没有真正反映出他们的实际营运开销。长久而言,是不利于经济成长和竞争力的提升。

另外,我们一直以来所享有的原油津贴,其实就不是一项良策。津贴与贫苦人家是无可厚非。问题是,这长久以来的津贴,实际上是剥夺低下层人民应受的补助,用于中上层收入者。

试想想,低收入群,会有多大的能耐购买汽车?即使有,比例又有多大?纵然比例小的低收入群拥有汽车,你觉得他们日常使用率比较高,还是高收入群的使用率高?这样的津贴制度,公平吗?这样的津贴是照顾到低收入群的比较显著,还是高收入群的得益较多?

市场永远存有“一只看不到的手”。他会适度的调整供求。让物品价格自由浮动才是长远的方案。我们虽然身在大马,但也不要像姓“马”的一辈子拿着拐杖。唯有释放出真正的营运成本,才能促使个人与企业积极提升本身的竞争力。

最后,我为 A 的勇气鼓掌。

水可载舟,亦可复舟。A 是人民选出来的。在上一届的大选,创造了辉煌的战绩。他这五年里,不理想的成绩,人民也通过手中一票,在这一届警告了他的地位岌岌可危。

以他现在在位的权利,如果要讨好人民,延续他的政治生涯,他大可宣布降低油价,继续补贴来赢得人民的欢心,反正补贴的钱也是人民的,何必自讨苦吃,成为过街老鼠。

他却反其道而行。似乎要断自己后路。加快人民逼他下台的速度。

虽然有些人会怀疑减少补贴的钱,最终去了那里。可是,别忘了,政治人物一旦失权,分分钟万事不由己。苏哈多下台后,人民的压力不是逼使他的财产被充公吗?

大马石油的库存只能维持多几年的春天,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无可厚非,我们是有权利知道国油盈利的去向。但是,请别相信某些人的夸大其词,期望当他当权时,可以把油价降回 RM1.10 的时代。即使有,也是极为短暂的“糖果”政策而已。

另一个我觉得暂时的可行之道,就是开放 NGV 于其它业者,让 NGV 遍全马。毕竟我们还有 60 年的 NGV 存量。而且,NGV 是气体,需要很大的容器,要走私也不容易。你是否有察觉到 NGV 价格还是保持呢?所以,TAXI 业者也没大吵大闹呀!

这一次的冲击,肯定是很明显,很广泛的。但是,当这短暂的高通膨一过,能够突出其竞争优势而继续成长的公司,就是理想的投资标了。退而求其次,就是在突发事件的发生时,大胆地购买不受能源调高而影响的公司 – Maybulk, 就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