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3, 2008

分享集: 阅读年报40年 - 冷眼

当我在40年前,开始认真研究股票时,我所面对的最大难题,是资料难找。

研究股票的最基本资料,就是上市公司所发表的文告和常年报告书(年报)。 在开始阶段,我是向股票经纪行借年报,或是向朋友索取。 投资股票的朋友在收到年报后,从来不看,所以很乐意送给我。 我也曾直接写信向上市公司索取年报,但回应寥寥无几。 我这样零星地收集年报约3年,直到1968年左右,才取得突破。

我发现,只要每年付给大马股票交易所1200令吉,该所可以提供给我所有上市公司的所有文告和年报。 原来所有上市公司,必须提供一定数量的文告和年报给交易所,交易所除了分发给会员经纪行之外,也接受其他人士或机构的“订购”。

据我所知,订户几乎全部是公司、银行或投资机构。 个人“订户”少之又少,而我是这少数个人订户之一,而且是订阅最久的一个。 我由1968年左右成为订户,直到2002年股票交易所电脑化后,停止接受“订户”为止,前后35年,从未中断。 在这35年中,最初的10年,每年订费为1200令吉,第二个10年,每年增至2400令吉,最后的15年,每年再增至3600令吉。我都照付不误。 计算一下,这35年的订费,总数约9万令吉。 在订阅初期,我在怡保当记者,月薪三百多令吉,全年收入约4000令吉;花1200令吉订阅年报,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我愿意付出这个代价,还把业馀全部时间,花在阅读投资书籍和公司年报上,因为我下了决心,要在这个领域登峰造极。 股票交易所在交易厅内的墙壁上,装设了数十个邮箱,交易所的职员,一收到上市公司交来的文告或年报,就把其中一部分塞进每个邮箱,该所交给每个订户一把锁匙,由订户自己去收取。 交易所设在吉隆坡,而我这个订户则在怡保,不能亲自去拿,该所就作出安排,以包裹的方式,定期把文告和年报邮寄至怡保给我。

后来我到吉隆坡南洋商报总社担任经济组主任,才亲自去拿。 在成功机构担任高级总经理时,则由司机代劳。 我收到文告和年报之后,当天就把所有文告和年报读完,40年如一日,已成习惯,目前仍保持。 视为至宝 读文告和年报,已成为我的生活的一部份。 读完以后,我把没有参考价值的文告丢掉,有参考价值的保存起来,按英文字母的次序收藏。 至于年报,我视为至宝,每本都珍藏,而且有详细的纪录,如果发现有遗漏,就打电话给交易所,要求补给,该所也照补。 如果没有股票交易所的这项订阅年报制度,我是不可能做到完整收集所有上市公司年报长达35年,而被“大马纪录大全”,列为大马个人收集年报最多的人。

35年所收集的年报,超过一万本,每一本都读过。 我把屋子楼下的卧室,改为资料室,四壁建开放式书架,由地板至天花板,但仍无法容纳年年增加的年报,但又不舍得丢弃,只好抽出最旧的,放在储物室中。 我在1968年开始订阅年报时,上市公司只有约二百五十家,多数是种植股和锡矿股,现在已增至1000家了。

5年前,股票交易所电脑化,不再接受订阅年报,我收集年报的努力从此划上句号。 但我阅读文告和年报的兴趣不但没有停止,而且越来越浓厚,因为在退休以后,有更多的阅读时间。 对我来说,读年报比读武侠小说更有兴趣,因为企业千变万化,每天都有新的发展。 从交易所的网站上读公司的文告和年报,的确方便,但读久了,老眼昏花,倍感吃力。

所以,我还是喜欢印刷出来的年报。

年报年报我爱你!